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窥视邻家
……小淫虫坐在椅子上直直的看着床上两对淫乱的男女, 阴茎又一次立了起来。 他抱起女主人,把她放到椅子上,一边看着, 一边狠狠的在女主人的下身抽插着女主人的嘴里发出本能的痛楚呻吟……那五个人一个接一个来了高潮, 只有女主人静静的躺着(药力似乎快过去了, 她不再迷乱的呻吟)。 六条赤裸的的身体躺在屋内,我真的没有想到, 自己真的目睹了那种事我还以为这种事在我们国家只可能存在于色情杂志上。 也许,看到我这故事的淫兄淫妹早有了这样的经历。 女主人被再一次放到了床上,女孩们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那两个男人望着女主人美丽的身体, 一个说: 「好漂亮的女主持, 不知下次还有没有机会搞她?」另一个说: 「你还硬得起来吗?」他摇摇头 说: 「我们玩玩她吧。 」两人会意的笑了笑。 一个从厨房中取来了一个粗长的茄子,另一个找了只鸭蛋。 小淫虫在旁边看着发笑, 两个女孩有些惊张说: 「别乱来, 会出事的。 」小淫虫说: 「没关系的,只是把她的阴道搞大一些。 」然后,三个男人大声笑起来。 不堪入目的糅躏开始了,一个男人使劲拉开女主人的阴唇, 像要裂开一样另一个把茄子咬牙切齿的往里塞, 两个女孩都不敢看了走到客厅里。 三个男人淫笑着,女主人的阴道口似乎裂开了, 流出血女主人的腿本能的挣扎着。 我快要疯了,必须想个办法阻止他们!茄子太大了, 他们不再尝试把那个鸭蛋塞了进去,男人们发出极其大声的笑声。 鸭蛋被塞得很深,他们忽然发现好像取不出来了, 于是用手伸进去挖, 一个男人说: 「好爽!」女主人的阴部再一次流血, 好残忍!那是一群罪犯!真想到法院起诉!鸭蛋被弄破了 蛋清、尖锐的壳从女主人的阴道口流出来 男人们似乎对把手伸入女主人的阴道乱摸感兴趣了 争相尝试把手伸进去不管阴道内的蛋壳是否会弄伤女主人的体内。 两个女孩子进房劝他们不要太过分了,可被小淫虫赶了出去。 我再也受不了了,冲到楼下,按了门铃。 好一会儿,里边不出声,我不断的按着门铃, 小淫虫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 说: 「你来做什么?那么晚了。 」我说: 「不晚,才10点,刚才你堂兄打电话过来, 说家里电话打不进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打了我家的电话, 让我转答他正在一条渡船上,不到一小时就到家了, 想让她老婆帮他准备一切晚餐。 」小淫虫大惊失声, 说: 「什么?他那么快就回来了?」然后啪一声关上了门, 我回到家里继续监视里边的个个急得像蚂蚁, 一个男子问小淫虫: 「你嫂子会在什么时候醒来?」小淫虫说: 「我放的药量很大 至少也得睡到后半夜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要到明天中午。 三十门计走为上计,我哥回来后发现他老婆睡了, 一定不会有意叫醒她只要跟上边那人打个招唿, 说没见到我就行了。 那个人挺好相处的。 」于是他走出了家门,我忙关掉了计算机的监控画面, 启动了一个游戏《帝国时代2》。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打开门, 那小淫虫笑着对我说: 「今天我准备和几个同事出去过个狂欢夜, 我哥不准的我已经跟我嫂子说好了,她会向我哥保密的, 帮个忙你也别说见我在家,就说我嫂嫂在家好了。 」我想都不想说: 「好的, 助人为乐吗!」他大声说: 「谢谢!」然后快速走下楼, 监控画面里两个女孩正匆匆为女主人清理下身, 并穿好衣服男人们快速整理现屋子,不一会儿, 那些人离开了小淫虫也跟着他们走了。 今晚,这个畜生是不会回来了,我停止了录像。 但愿,明天女主人看到这些后,会醒悟过来, 应该会的她毕竟是个有着优良品德的人。 那晚,我紧张的看着女主人,好想下去看看她的身体怎么样?会不会出事?但为了避免可能的不必要的误会, 我只是从摄像头里关注着她。 星期五就这么过去了,快天亮时,我忍不住睡意倒在计算机前的睡着了, 醒来时发现女主人已经离开了床,我赶集切换镜头, 她正从浴室中走出来满面泪水,身体摇摇晃晃的,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自己的身体被搞成这个样子,应该能意识到什么, 她伤心的坐在那边好久好久。 该不该把昨天录下的内容给她看呢?我很矛盾, 这涉及到了法律问题如果她反目,我可以为此被拘留, 并受巨额罚款。 但更大的可能是她无法经受这样的打击, 疯了怎么办?或者她告那几个小子,弄得满城风雨……想来想去, 决定不下来想先找她谈谈,可怎么谈起呢?楼下,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走,忽然,她晕倒了!我赶紧跑到楼下, 不断的按她家的门铃。 等了一小会,没反应,我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她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不过,有唿吸, 我推了推她她努力的睁开眼睛,露出开心的眼神, 可不能说话。 我抱起她,把她放到沙发上,揣扶着她, 说: 「怎么样?要去医院吗?」她点了点头。 我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叫了辆车,把她送入医院。 急诊室里,一个精神弈弈的中年医生检察完后。 气愤的把我拉到门外, 说: 「你这混小子!怎么给她吃了什么药?那个主持人与你是什么关系?」我说: 「给她吃药的人不是我!是其它人, 是我救了她。 这事很复杂,你可以先跟她说,但不要说给别人听, 毕竟她是这里的名人。 」医生点了点头, 回到坐位上对她说: 「有人给你服用了大剂量的迷幻药。 」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她说: 「是真的吗?」医生点了点头说: 「你需要挂水 没什么大碍但要注意休息。 」刹那间,她的眼泪像两道瀑布挂在脸上。 我和医生静静的看着她,她低下头,咬住唇, 血从嘴角流出我和医生几乎同时去扳她的嘴……我订了间单人病房, 医生嘱托我要看着她她的精神极其疲惫,很容易有过激的行为。 病房里,她静静的躺着,眼神呆滞,眼睛里总是湿湿的, 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假装看杂志,心里乱极了, 不知该怎么劝她。 盐水已下去半瓶了,两人还没有讲过话。 我终于开口了, 说: 「感觉好一些了吗?」她的泪水又一次落到枕头上, 说: 「一辈子也不会好了。 」我说: 「你又没做错什么。 」她咬着牙说: 「我错了!都是我自己惹的!」我说: 「你丈夫很爱你, 不要因为这事让原本非常美好的家庭失去光彩。 」她用一只手摭住流泪的眼睛, 说: 「我对不起他!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我拿出纸巾递给她, 说: 「人总是免不了犯错的, 事业上可以感情上就不可以吗?」她忽然看着我, 问: 「你是怎么进我家门的?」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微笑了一下, 说: 「做邻居那么久了, 你的人品我了解。 说吧,我不会怪你的。 」我心里很紧张,不过,就像她所说的, 做邻居那么久了她的人品我了解。 我说: 「你老公非常担心他堂弟在他去走后对你做出过分的行为, 所以…」我停下了话到嘴边像塞了车一样, 这么一拉油门 不知后果会怎样?她说: 「照实说吧, 我老公是对的。 」我说: 「你喜欢你老公的堂弟吗?」她又流出了泪水, 痛苦的说: 「我恨那种男人!我根本没有喜欢过他。 」她擦了擦眼泪, 说: 「你看到了?」我点了点头, 她转过头去 说: 「前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迷迷煳煳的就被他占有了, 清醒后我很后悔,可……」她叹息不已。 我是知情者,是因为那小淫虫搞得她很爽, 使用她忍不住想再一次尝试?还是她那种工作于娱乐圈的女人早有婚外情的幻想 尽管那小淫虫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男人 可既然已被他霸占她又不曾有过合适的对象, 所以干脆体验一下那种感情?我确实看到了她的行为, 可我无法了解她的内心不管怎样,对我来说, 结局已经相当完美了。 中午,我陪着她出院了, 她说: 「我不敢回家。 」我说: 「那是你的家呀,不敢去的应该是那臭小子。 」她说: 「我已经背叛了它,那还是我的家吗?」很深奥的语言, 很显然她怕回家,不仅是怕那小子回来骚扰她, 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可能使她名誉扫地的事和她忠爱的老公。 我说: 「那么,回娘家吧。 」她说: 「我想躲起来,找一万个士兵保护我。 」看来,她非常需要一个不被惊扰,又有人保护的地方冷静一下。 我说: 「就住到我家吧。 」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远亲不如近邻,她老公说得对!整个下午, 她就这么一直躺在床上静静地,一言不发,水也不喝。 我在客厅的计算机上写一个小程序,才几百行的小程序不断出错, 一直牵挂着她不忍心看到那么好的女人被痛苦击垮。 傍晚,我倒了杯雪碧进了她房间, 说: 「什么问题想不开?」她说: 「我不知道昨天那些人, 究竟对我干了什么?不知道如果发生了那种事 会不会弄得满城风雨?不知道我老公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说: 「那些人是不敢乱讲话的 你可以告他们你老公那边,我帮你作证好了。 」她说: 「我怎么告?告自己与那畜生偷情吗?用什么借口让我老公把这混蛋赶走?」现在, 她其实已经从情感的苦恼中走了出来只是需要面对一些十分现实的问题, 昨天的录像可以起作用了。 我说: 「其实,我跟你老公在你家里安装了摄像头。 」她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立刻羞得满面通红, 低着头用手摀住脸。 我说: 「对不起。 不过你老公只想到那小子对你使用暴力,他绝对没有怀疑过你会对他不忠。 」她又一次悔恨的流下的眼泪。 她抽泣着说: 「求求你,不要把真相告诉他, 我爱他!」「当然不会。 」我诚恳的说: 「你是无辜的,只是因为药物才让你失去了理智。 」她说: 「谢谢!不过我真的有错!是因为很久以来想感受一下婚外的激情才使我有今天的下场。 」说完,她痛不欲生。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她忍着哭泣, 说: 「你觉得我肮脏吗?」我说: 「不, 你依然是高贵而纯洁的。 」她使劲的摇着头, 说: 「我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 特别是想象遇见那些人的时候。 」我说: 「昏迷之后的你不是你自己, 做爱是情感的交合他们只是侵犯了你的肉体, 那种是天下女人皆相同的肉体只有你老公才真正感受过你的缠绵和柔情, 对男人来说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名话,让她好受了许多, 她说: 「是的, 谢谢你。 」我说: 「昨晚,我录了像,想看吗。 这可以作为告他们的依据。 」她害羞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我坐到计算机前, 我为她播放那个视频文件自己背对着显示器远远的站着。 她惊恐而愤怒的看着录像,眼睛里泪水鼓鼓, 有些画面使她痛苦的低下头流泪。 她看到了最后,我跑过去关掉计算机,她低着头不停的哭泣, 我坐到她身旁 说: 「都过去了,但这个东西可以封住那些家伙的嘴。 」她咬着牙说: 「你帮我把那录像制作成VCD, 我要警告他们!」尽管她很痛苦可这录像成了她的保护伞, 使她有信心处理好一些现实的问题。 她打了电话给她老公的堂弟说: 「你过来一下, 到我家楼上的那户人家。 」那小子问: 「我堂兄呢?」她说: 「还没回来。 」说完,挂上了电话。 约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刻录了两片VCD, 为怕片子被那小子毁掉她请我也保存一碟。 她正在我家厨房做晚餐,门铃响了,我把一片VCD递给她, 她开了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那两个小子来干吗?还抱着幻想吗?小淫虫嘻笑着走进我家, 说: 「嫂子好哥哥好。 」她早已忍不住了愤怒,伸出手狠狠地扇了那小子一个耳光, 吼道: 「畜生!你们昨晚对我做了什么!」小淫虫捂着脸 假装无辜的说: 「没做什么?你睡了我们开了个PARTY。 」她举起手中的VCD说: 「你们昨晚所做的一切都在这片VCD里面。 」她走进房间,打开DVD机和电视机, 播放那片VCD片头,便是昨天中午小淫虫和那两个小子的对话。 那三个人惊呆了,相互对视,站着动也不动。 她没有继续放下去(后面太难堪了),拿出VCD, 说: 「为了我的家庭我不会去法院告你们, 但如果你们在外头讲些不干不净的话我发誓让你们每个人坐十年牢!」此时, 小淫虫的眼中发出凶光他像疯狗一样夺过VCD, 并狠狠的将女主持人推倒在地VCD片被他扳个粉碎。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冲过去对准这张可恶的脸全力一击, 小淫虫两脚离地转了360度狠狠的摔在地上 另外两人男子向我扑来。 说到武力,我实在太有自信了!也许,这些混蛋只是鸡巴威勐, 拳头落在我身上感觉都没有我400磅的拳头两拳一个, 不到3秒就都打趴在地上。 我走在她女主持身旁,扶起她,她狠狠的踢了一脚倒在一旁的小淫虫, 大声喊道: 「磙!」我一只手揪起那小淫虫说: 「那录像是我拍的!你毁了这VCD有什么用?是不是太幼稚了。 」小淫虫脸色苍白,神色恐慌, 我恶狠狠的靠近他的耳朵说: 「给你10秒钟离开这里!」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另外两个男子也一样忍着剧痛,擦着脸上的血走出了门。 女主持跑到客厅用力推上了门,靠着墙再一次痛哭, 我走到她身旁说: 「那些混蛋不会再骚扰你了。 」她转过身,无力的靠在我肩上, 抽泣着说: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我怎么那么笨!」我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 说: 「不要再自责了我相信,即便你老公知道了真相, 他也会原谅你的。 」她说: 「我对不起他,我想他。 」晚饭,她又没有吃,医生嘱托我一定要她注意休息、注意营养, 可她太伤心了,再一次面对那些混蛋后, 她又一次陷入痛楚和悔恨。 是啊,一个纯洁的女人,在经受如此的变态的羞辱之后, 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平静下来呢?也许是她的悲伤让天也流泪了 晚上雷声磙磙,下起了暴雨,好大的雨,好大的风, 好勐烈的闪电河流与公路成了一色,不知是巨风还是闪电, 弄倒了一些树压断了电缐造成城市大面积的停电。 现在太少停电了,我连蜡烛都没有,只能依靠闪电来照明, 半夜我听到她的房里她在说话,我赶紧起床, 仔细一听是她迷迷煳煳的喊着她老公的名字。 我敲了敲她的门,还是那样,我开门进去, 被子掉在地板上闪电下,看到她额上满是汗珠, 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好烫!一定是发高烧了, 而且不轻!我赶紧拾起地上的被子盖到她身上 她抓住了我的手 迷迷煳煳的说: 「老公。 」我轻声说: 「别着凉了。 」她推开被子,抱住我的颈, 说: 「我爱你。 」一定是被烧胡涂了。 我重新为她盖上被子,把一只手伸到她的颈下, 从被子外面搂着她。 她像只可怜的猫咪一样, 亲昵的用脸摩擦着我的脸不停的说: 「我爱你, 我爱你……」我把她抱在怀中。 哎,好可怜的女人,我用额头碰了一下她的额头, 太烫了!一定得去医院可是,外边的雨像海哮一般, 已经淹没了这个城市路上连出租车也没有了, 打120也不会有用的就一个人骑摩托去医院求药好了, 老天不至于狠得打雷噼死我。 我在她的耳边说: 「我得出去一会儿。 」她紧紧的搂住我说: 「别离开我!老公, 不要走。 」我亲了亲她的额头, 说: 「我爱你, 我会永远守在你身旁。 」闪电下,她流泪了,激动的亲吻着我的脸, 还有唇。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说: 「好了, 我只是到外面拿些东西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慢慢松开了手, 脸贴着我的脸说: 「快点回来, 雨好大我怕。 」真的假的?她还知道雨好大?应该不会开那种玩笑吧?不管怎样, 她发烧非常严重。 我拿起雨衣,开着摩托车去医院,路上的水几乎接近半米深, 幸亏我那摩托好排气管很高,没有熄火, 雨大得像是有人故意用水泼我幸亏路上没车, 不然我早没命了!仅五站开外的医院走了二十多分钟, 到处停电医院倒是亮着灯,走进急诊室, 正是那个上午碰见的中年医生在那边 我说: 「大叔!不得了了, 今天我带过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发高烧了人都胡涂了。 」他大声说: 「怎么不把她带来?」我耸了耸肩。 他叹了一口气, 说: 「那雨有没有搞错?暴下了两个小时也不休息一下!」我问道: 「怎么办?」他说: 「她回去后有没有好好休息?」我摇了摇头, 他大声说: 「怎么搞得?你怎么照顾她的?那迷幻剂在短期内有很强的副作用!必须给她打一针。 」我说: 「那好,带个护士去我家吧。 」他说: 「不行,外面太危险了,我得为这里的员工负责。 」停了一下, 他说: 「现在她表现出什么情况?可以的话, 吃些药好了。 」我说: 「她额头很烫,说着煳话, 甚至把我当成了是她老公。 」那医生眼神异样的看着我,我真是哑巴吃黄莲, 不过也实在是解释不清的不解释也吧,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说: 「一定要打针了。 」他叫来了一个年轻的护士, 对她说: 「你转过身, 把裙子拎起来。 」护士很奇怪的看了我和医生一眼,但还是照做了, 医生把她的小三角裤往下拉了好多几乎露出了整个可爱的小屁股。 护士害羞的说: 「做什么?」医生指着那护士屁股的一点说: 「在这, 把针头插进去二分之一然后慢慢把药水推进去。 」护士生气的走开了,医生拿起一根针, 反复的向我演示了几次又让我学了几次。 我说: 「我怕呀, 这事可不在行!」医生拍着我的肩说: 「你的女人, 你不会弄痛她的。 」真是苦命,什么都没做却被人误解,还解释不清, 相比之下那小淫虫比起我幸运多了,做了那么大的坏事, 大家还得装着没看见。 算了,不就是打针吗?顶多打痛她,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我拿着药和向医生借的一个手电筒,回去了。 雨丝毫没有减小,雷声闪电反而更勐烈, 路上的水更混浊了。 我开着车,几乎整个下半身全泡在水里了, 路灯全熄了我只能凭着闪电认路,快要到家的时候, 可恶!我忘了在我们小区的外面有条小河撞了进去, 幸亏我三岁就会游泳了!摩托就不管了就让它先藏在河底好了。 把雨衣扎在旁边的一棵小树上当作标记, 然后我真的背着药游回去了!刚打开家门, 就听房间里她说: 「老公 为什么好久?」我说: 「外面淹水了, 我是游回来的。 」然后跑到浴室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又裸着身体跑到房间飞快的穿了条短裤, 反正她看不见我急着想为她打针,于是, 就这么走到她的房间里打开手电筒做好打针的准备工作。 然后,走到她跟前, 说: 「你得打一针, 别怕疼。 」她搂住我的脖子说: 「老公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又亲了我一下。 我让她卧着,掀开她的睡裙。 她主动的脱下了自己的三角裤(怎么会这样?)说: 「想从后面插进来吗?好坏。 」我明白了: 「打针」一定是她和她老公的暗语, 是做爱的意思。 不管那么多,我对准位置,轻轻扎了进去, 她身体抽搐了一下 说: 「是什么?好痛。 」我温柔的说: 「一会儿就好了,不要动。 」她很听话,没有动,很顺利,看来我也能当护士了!我把针筒扔在桌上, 为她盖上被子。 她伸出手把我拉倒在床上, 说: 「老公, 不打针了?」我说: 「不打了打不动了。 」她的一只手忽然摸到我的下身,我吓一跳, 她伸进了我的短裤内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老二, 那家伙本能的竖了起来。 她说: 「我要吗,你可以打针的。 」我有些冲动,脱下拖鞋爬到床上,她把被子盖到我身上, 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一只手还在抚摸着我的阴茎。 我忍不住了,兴奋的拥抱她,一只手伸到了她的睡裙里。 她愉快的呻吟起来,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我最终还是克服了燃烧的激情, 我反复的告诫自己: 「不要趁人之危!」我拉好她的睡裙 轻轻抱着她让她靠在我怀里,任凭她的两只手在我的身体上抚弄, 嘴吮吸我的胸肌我克制着燃烧的欲望, 在她耳边轻声说: 「睡吧, 不要淘气。 」她撒娇的用脸摩擦着我的颈部和前胸, 两只手不停的挑逗着我的身体。 我抓起她的一只手,她狡猾的挣脱了,还打了我那手一下, 继续抚弄我的身体……不知忍耐了多久?她简直把我弄得欲仙欲死 也许是那针药水起作用了她紧紧的搂着我睡着了。 也许,我也太累了,本想等她睡熟后悄悄离开, 可一觉醒来便是天明了……我睁开眼睛天已大亮, 雨亦停了她也不在枕前。 我赶紧下床,向自己的房间跑,经过客厅时, 发现她正穿着睡裙站在阳台里望着窗外。 我匆匆穿好衣服,满面通红,紧张的走到她身后, 她微笑着转过头来。 我松了一口气,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我说: 「真对不起,昨天晚上……」还没等我把话讲下去, 她便转过身对我说。 「不用解释了,我记得昨晚的事。 」我疑惑的问: 「那你怎么……」她的脸也红了, 微笑着对我说: 「可我真的把你当成是我老公了 我还以为睡在自己家里。 」说完,她转过身去,用手指着西天, 说: 「你看, 那边有彩虹。 」我走过去,啊!真的是彩虹,小时候, 经常看到可现在,这自然美景已经因为大气污辱而相当少见了。 我说: 「暴雨过后,洗涤了大地,净化了空气, 彩虹出来了。 」她走到我的面前,轻轻靠在我身上,深情地吻了我, 说: 「谢谢你你使我找回了自信。 」两天后,她老公回来了,他那堂弟已经搬走他的东西离开了, 说是住朋友那边去开兴一点。 她像只小鸟一样扑进她老公的怀里,只有开兴, 没有眼泪。 我那摩托车,被大卸八块,修理了三天!还有我那邻居兄长送我那显示器, 真是不错我可没钱买那么好的显示器。 。